固镇桃

电影资讯 浏览(1700)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9229904-2c74f6054b0abd87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文/蛮子

  01

  家乡固镇曾经盛产桃,且享誉河东,素有“丁樊苹果固镇桃”之说。

  固镇桃原来生长在固镇涧里,涧水长年冲刷,在拐弯处形成一大片泥沙地,土地疏松肥沃,适宜桃树生长。

  我记事起,整个涧内数千株桃树成林成片。阳春三月 , 五里长涧桃花盛开 , 争奇斗艳 , 芬芳弥漫。各色蝴蝶和成群的蜜蜂在桃花丛中穿梭飞舞,令人心旷神恰 , 陶醉不已。

  进人夏季 , 桃子熟了,累累硕果压弯了枝头 , 人们纷纷提着竹篮到桃园采摘 , 带回去让家人品尝或作为特产送给亲戚朋友。

  固镇桃有不下十来个品种,白水桃、红脸桃、青皮桃、离核桃、瓤核桃等。不仅品种繁多,而且口味独特,汁多味甜,因而深受欢迎。

  然而,随着分田到户,每家几棵树不便看管,砍伐了不少,又因不成规模,无人用心改良品种,固镇桃渐渐淡出人们视野,逐渐成为记忆。

  02

  周末回县城探亲,偶闻固镇又现桃园。平时对水果并不感兴趣的我,居然心里莫名兴奋。眼下正值桃熟时节,不免想去探个究竟。

  老妈腿脚不好,平时对出门游逛并不热心。听说是去自己村里的桃园,她一改往日的淡然,踊跃参加。我便与父母兄妹一起,前往家乡的桃园采摘。

  桃园在村后的地上。我们开车沿着王家岭煤矿的进矿公路,穿过涧槽,上坡拐弯,看见十字路的交汇处,有一排平房,那便是桃园的入口了。

  房屋门口坐着一位十五、六岁的姑娘,她正在专心整理地里捡来的落桃。问起她家长的姓名,她羞涩不答,只是说假期帮爷爷看护桃园。

  听着来客满口熟悉的乡音,她有些疑惑。我们介绍也是固镇本村人,她将信将疑地笑着将每个人都仔细打量了一番,还是摇摇头表示不认识。

  老爸不禁感叹,多年不在村里生活,村里的年轻一辈几乎都不认识了。这一幕与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》里描写的场景何其相似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  03

  听到说话声,女孩的爷爷从桃林中闪出身来。听说是本村人,他便热情地与老爸攀谈起来。两人聊起村里几个老辈熟人和一些陈年旧事,彼此终于记起对方。老人姓原,是本村南街人,今年75岁。

  我的印象里,这片山坡荆棘丛生、砂石遍地,是荒芜不毛之地。老原说当年村里为了绿化,以每亩2元钱的价格承包给村民。多数人不屑一顾,老原一下子承包了100多亩。

  老原年轻时曾在村里看护过桃园。因为跟桃子朝夕相处,对固镇桃有种特殊的感情。山坡承包时自己就大胆栽种了百亩桃树。

  20多年在山里除草、修剪、施肥、打药,经年累月耕耘,终于改变了土壤。引黄工程从旁经过,旱地变成了水浇地。老原硬是把一片砂石滩变成了绿洲,把固镇桃传承了下来。

  老原指着远处的山坡,自豪地告诉我们,村里像他这样大小的桃园有四个,都坐落在这一大片山坡地里。如今,咱固镇桃种植已初成规模,过不了几年,固镇桃就会重振雄风,再现历史上的风光。说这话时,老原黝黑的脸笑得一脸灿烂。

  04

  跟随老原进入桃园,桃树低矮茂密,枝桠伸展,须弯腰才能穿行。

  成熟了的桃子在一串串绿叶中,像一盏盏红灯笼,又像夜空中的一颗颗繁星,镶嵌枝头,琳琅满目。粉红色、圆嘟嘟,鲜嫩饱满,吸引着你的眼球,随便一伸手,便可采摘。

  我们每人手中提着一个篮子,在一大片桃园里穿梭,恣意地挑选着又红又大的桃子。八十七岁的老爸也不服老,挎着筐子执意跟我们一起采摘。不一会我们便采摘了满满几筐。

  老妈腿疼进不了桃林,坐在地头树荫下招呼我们歇息一会儿。老原的孙女已为我们洗好了一盆桃子,大家迫不及待地在地头品尝起来。

  一口咬下去,皮薄肉厚、水多丝细、甘甜爽口,细心咀嚼,回味无穷。爸爸边吃边夸赞这久违了的味道就是记忆里固镇桃的味道,真是一方水土,一种口味!

  也不知是采摘累了渴了,还是家乡的桃子确实美味,我一连吃了三个,确实多年来再没有吃过这么甜度大水份足的桃子了。

  05

  大家边吃桃子,边唠起与桃子有关的那些记忆。

  母亲异常兴奋,给我们讲述年轻时在桃园干活的那些往事:当时只争朝夕挣工分养家糊口,中午不回家。午饭就是凉馍就桃子,喝的是涧里的泉水。

  我与哥哥回忆起小时候偷桃吃的趣事:那时人们常常吃不饱,水果更稀缺,几个年轻人乘人不备爬上树,摘下桃直接在鞋帮上擦擦就吃了,吃到肚子撑才下树。看桃人抓住也无奈,桃子全进了肚子。

  说起偷桃,打开了老原的话匣子。老原说,过去看护桃园时,一般几个看护人中午轮换着吃饭,赖小子会专拣这个时段来偷桃。你走到东边,人家藏到西边,你来到西边,人家跑到东边。绕来绕去跟你游击战。你疲于应付,只能任他们吃饱。

  接着老原的话,我问这么大的桃园他怎么看护得过来?老原指了指桃园周围低矮的刺棘。我说这哪里能挡得住?他接着反问我:现在人们吃喝不愁了,谁还会偷桃吃?再说了,即使谁真想吃,到咱桃园,我都免费管他吃饱。

  06

  看着地上满满的几筐桃,老原说,你们需要多少拿多少。他知道我们吃不了。

  我马上表示要把今天摘的全部买下,回城送给亲友们。我想自己多买点,一是帮老原销售,二是可以为固镇桃做宣传。

  老原笑了:咱们桃园每年的销售不存在问题。如今交通方便,一到桃熟季节,就有外地客商上门来收购。零买的多数是回头客,觉得味道好,还会再来。

  他指了指孙女继续说:假期孩子们也会来帮忙,利用互联网搞个微商销售什么的。咱不图挣多少钱,就为让外面人都知道,咱们固镇桃还在呢。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9229904-0e523f0dfee7cc2c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达到当天最大量